仲恺“好护工”-潼湖敬老院3工作人员身兼多职照顾10余老人
2014-11-16 01:17:43 稿源:仲恺文明网
 

乐姨(左)与刘带娣忙乎着为老人们分饭菜。

 

    仲恺高新区潼湖敬老院住了16位老人,陪伴他们的是驻扎在这里10多年的3位工作人员——张耀宁、刘带娣、乐姨。他们身兼多职,既当管理者又当保姆,买菜、煮饭、打扫卫生、帮老人洗澡……多年来一直默默坚守岗位。

  肉和骨头分开放,老人吃鹅肉,他们吃骨头多的部分

  记者到访潼湖敬老院时正值午饭时间,刘带娣和乐姨如同往常一样在厨房里忙乎着。

  刘带娣熟练地挥动着手里的锅铲,一大锅菜在翻动中不时冒出呛人的烟,她丝毫不受影响;乐姨坐在小板凳上,切刚卤好的鹅,一下、两下……一不小心,她的手被坚硬的鹅骨头划破了皮,她在围裙上随意抹了一下,继续忙乎起来。过了一会,乐姨把剁好的鹅分成两份,鹅脖子和骨头多的部分装在一个小碗里,其余的装在了一个大盆里。“老人们牙口不好,骨头太多的不好咬。肉多的他们吃,剩下的我们仨吃。”乐姨边说边和刘带娣麻利地把菜一份份分好,并吆喝起老人们准备吃饭。

  敬老院有16位老人,年龄最大的86岁,最小的也有67岁。他们有的视力不好,有的听力有障碍,有的行动不便,有的生活无法自理,他们的饮食起居全靠敬老院3位工作人员的精心照料。“虽说名义上老张是院长,带娣是护工,我是后勤,但这只有我们三个,活儿多,我们每天都是身兼多职,买菜、煮饭、打扫卫生、帮老人洗澡……三人各有分工。”乐姨笑着说,其实说起来他们都是“保姆”。

  护工:刘带娣(66岁)

  待老人如亲人,本可以安享晚年却主动挑起重担

  刘带娣端起饭菜,挨个送到行动不便的老人房间。“阿婆,吃饭了!”刘带娣将饭菜和碗筷摆放好后,扶起正在门口晒太阳的黄婆婆,慢慢移到桌子前坐下,把筷子送到老人手里,才安心移步到下一位老人的房间。

  黄婆婆今年83岁,4个女儿都出嫁了,两个月前来到敬老院,因为没有牙齿,吃饭经常掉得满地都是,刘带娣从不埋怨,总是等老人吃好了,耐心收拾好桌子、打扫干净后再给老人擦干净身体。黄婆婆背驼得厉害,晚上洗完澡穿衣服是件麻烦事,每到这时候,刘带娣就会过来,帮她穿好衣服,然后把衣服洗好晾起来。乐姨说,刘带娣是个老实人,又不怕辛苦,即使不善言辞,但这里的老人都很喜欢她。

  1994年,刘带娣就来到潼湖敬老院工作,直到2008年,因家里缺人手她辞职了。2012年,敬老院院长张耀宁打电话告诉刘带娣,新来的护工一个个都走了,而且有的不熟练,照顾不好老人。听到这样的消息后,在家带孙子的刘带娣本可以好好安享晚年,可她还是决定再次回到敬老院。“这里工作这么辛苦,为什么还回来?”对于记者的问题,刘带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在这做久了有感情了,而且和张院长还有乐姨也像亲人般,看到这有困难,也没多想,就回来了。”

  16年间,刘带娣待这里的老人如亲人般,而且朝夕相处之下她早已和老人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。“老人走的时候,一般都是我和乐姨帮他们穿寿衣,把他们收拾得干干净净、整整齐齐。”刘带娣说,自己8岁没了父亲,12岁没了母亲,是爷爷奶奶把她和妹妹带大。现在敬老院的老人就如同她的长辈,照顾他们已成一种习惯,即使再苦、再累、再脏,也要坚持下去。

   院长:张耀宁(64岁)后勤:乐姨(49岁)

  妻子跟着丈夫留下来,早已习惯每天忙忙碌碌

  乐姨今年49岁,是潼湖敬老院院长张耀宁的妻子,也是敬老院的“保姆”之一。这头老人们刚吃饱,那头乐姨屁股还没坐热又开始忙乎起来。“每天早上6点起床给老人们做早餐,等老人们吃好早餐,大约7点多开始打扫卫生。从老人们的房间开始,到大院内,再到院外,等打扫完又到了做午饭的时间。”乐姨一边清洗餐具一边说,等会还得去剪草。“因为资金有限,外面这些花花草草都是我们自己打理,打理得还挺好的。”她得意地笑道。

  “在这里我俩一起工作,生活上也有个照应。”乐姨说14年前跟随丈夫张耀宁来到潼湖敬老院工作。“一开始真的觉得很烦,工作时间长,还要给老人端屎端尿,干得那么辛苦,工资今年才涨到2000元/月,我好几次都想不干了,可是老张一直很坚定要留下来,我想想还是两个人在一起比较好,于是留下了。如今做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。”乐姨笑了一下说,丈夫本已到了退休年龄,可因为找不到合适人选来接任,他也在这做习惯了,所以一直留到现在。

  “后面的山上有个水渠,敬老院使用的水都从那流下来,而那个水渠很容易被杂草堵塞,一年得清理两三次,才能保证敬老院有水用。”刘带娣说,翻过后面的山,步行大约半小时的路程才到水渠的位置,因为上山的路杂草很多,所以得边走边砍,上去一次十分不容易。“这么多年以来张院长每次都是亲自上去清理,五六年前的夏天,可能因为天气太热,张院长在水渠边晕倒了,还好当时有一个专业通水渠的工人陪同上去,及时发现并叫了救护车。”刘带娣说,在这里每个人的工作都不轻松,但很少有人抱怨。

  一年要是能多几天带薪假期就好了

  院子里的花草被乐姨和刘带娣修葺得平平整整,屋里屋外没有一丝脏乱。午饭后,一些老人坐在院子里享受午后阳光,日子过得倒也安逸自在。“刘带娣每天隔一会就去给我倒水喝,提醒我按时吃药,还时常帮我揉揉腿,陪我聊天。”78岁的张婆婆说,这比家里还好,有人照顾有人陪。

  敬老院的工作几乎365天没假期,3人长期住在敬老院的宿舍,很少能回家,一个月下来,3人只有几天中午可以趁着没啥事,轮替回家看看。十多年的朝夕相处,敬老院仿佛一个大家庭,3人成了老人们的“家长”。

  “这里的工作需要随叫随到,早上要照顾他们起居饮食,打理院里大小琐事,晚上要帮行动不便的老人洗澡,22点左右要挨个查房,有时候半夜老人不舒服,我们还得立刻过去照料。”乐姨说,就算是过年,他们3人也得坚持轮流守岗照顾老人,更别提其他节日。“这份工作太辛苦,之前请了四五个护工都因为钱少太辛苦坚持不下去走了,因为人手不足,所以一年到头基本没休息时间。”乐姨说,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年可以多几天带薪假让他们多回家看看。(记者 费燕 陈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