仲恺“好老人” 杨畅-数十年如一日守护英烈墓
2014-11-25 07:25:25 稿源:仲恺文明网
 
 

 
    今年,年近九旬的仲恺高新区陈江街道幸福村村民杨畅被评为2014年度广东省文化遗产保护突出贡献人物奖。
   广东文化遗产保护突出贡献人物奖由广东文物保护基金会颁发,旨在加强文化遗产保护,表彰民间文化保护行动者。杨畅是今年惠州唯一获奖人士。老人十分看重这一荣誉,他小心翼翼拿着证书,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着证书上的印章,笑称“很光荣、很高兴”。
    相对于老人的高兴,我们清楚地看见,一甲子的守护,是杨畅老人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对革命先烈的尊重与敬仰。近些年,杨畅数十年如一日守护廖仲恺纪念碑一事曾被《东江时报》等媒体广为报道。这些报道,真实反应了杨畅老人守护廖仲恺墓碑的历程,直至今日,老人依然每天坚持前往墓碑打扫。
    坚持每日清扫纪念碑
    上午8时,幸福村的村民在田里开始一天的劳作。已经起床的杨畅戴着草帽,迈着蹒跚的步履开始他64年来每天都坚持要做的事情——— 打扫廖仲恺纪念碑。
   杨家离纪念碑距离约50米,杨畅身体还算硬朗,但因年事已高,这短短的50米走了近5分钟。到达纪念碑门口,他掏出钥匙缓缓地将门打开。
    纪念碑于1925年建造,占地约500平方米,用围墙进行围蔽。打开门后可以看见,一座高3.3米、宽3.39米的墓碑耸立在中间,顶端是国民党青天白日党徽,中间的碑文介绍廖仲恺的生平及事迹。碑前有6棵挺拔的柏树。围墙周边是小山头,生长着枝繁叶茂的大树。
    一夜过后,风吹落的叶子掉到墓碑周边,杨畅每天早上的任务就是将这些落叶清理干净。如果墓碑上有尘埃,杨畅在看见后也会用抹布拭去。
    为了方便打扫,杨畅在纪念碑旁放置塑料和竹制扫把各1把,还有铲子和垃圾铲等。老人的儿子杨玉青称,父亲早已把这里当成是家来看待。
    不计报酬坚持了64
    时间追溯到1950年,因为廖家后人并不在村里居住,纪念碑建好20多年来几乎无人管理,一度被杂草等湮没。当时,有前往村里的干部发现后,便发动村民一起除草,让纪念碑完整示人。而杨畅当时任土改干部,年仅23岁的他看到这个情况后开始了“护碑之旅”。
    因为家里离纪念碑近,杨畅起初三天两头便过去拔草、打扫垃圾等。据杨玉青介绍,自他懂事以来,直至今日,除了刮风下雨或身体不适外,父亲从未间断过打扫工作。
    杨畅耳朵失聪,无法与人正常交流。但他用客家话激动地说:“他(廖仲恺)是大人物,我要保护好它(纪念碑)。”1925年,廖仲恺被国民党右派分子杀害,为纪念他卓越的革命功绩,其遗体曾被国民政府安葬在南京中山陵侧。随后,国民政府将其迁葬于南京中山陵侧。最终,为了让廖仲恺魂归故里,国民政府在其故乡惠州陈江幸福村建造了一座衣冠冢,竖起了纪念碑。
    期间,廖仲恺纪念碑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,所幸未遭破坏,保存完整。上世纪90年代,政府对墓园进行整修,增加了围墙和铁门,并在纪念碑前左右各种植了3株柏树。纪念碑后的土坡上也种上了相思树。如今,纪念碑掩映在郁郁苍苍的绿树之间,安宁而庄严。
    “廖仲恺是革命先驱,他立了大功,(纪念碑)搞坏了不行。”就是这简单的信条,让杨畅不计报酬、不求名利地坚持了64年。
    把儿孙当成接班人
    近10年来,杨畅的身体大不如以前。“前几天,他中午跑去纪念碑打扫,一下子就说头晕。”杨玉青介绍,父亲的肠胃不太好,经常要到附近的诊所治疗,那天他错过了早上的打扫时间便改成中午去。不料,炎热的太阳让他出现头晕的症状。为了老人的健康着想,家人只得“限制”他只能早上去打扫。
当然,这不是说杨玉青等人不支持杨畅去护碑。恰恰相反,杨玉青和儿子杨卓基也会陪同前往打扫。
     “我有时也会来帮忙的,毕竟我从小就跟着父亲来打扫卫生了。”杨玉青在陈江街道办工作,在非工作日时间,他也会陪同父亲前往纪念碑搞卫生。他小时候经常被父亲带去一起搞卫生,但当时不懂得护碑的意义,最高兴的就是与小伙伴在墓碑附近捉迷藏。
    现在,杨玉青早已被父亲的执着和责任所感染,守护好这座墓碑,似乎成为杨家的一件大事。杨卓基正在外地念大学,每次回家都会陪同爷爷到纪念碑打扫。事实上,杨卓基在小时候也经常跟爷爷一起去打扫纪念碑。杨畅是担心自己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人看护纪念碑,所以把儿子和孙子当成了接班人。
首次因“护碑”获奖
     近日,经广东省文物保护基金会组织评选,杨畅因60多年如一日守护廖仲恺纪念碑,被评为“2014年度广东省文化遗产保护年度突出贡献人物”,这是杨畅第一次因为“护碑”获奖。更为重要的是,今年获得这个称号的,全省仅3个人。
      “获奖了我很开心,是大家对我的肯定。”谈起获奖一事,杨畅非常高兴。获奖后第二天,他早早地来到纪念碑前,似乎更加明确了做这件事的意义。
    杨玉青称,父亲获奖后觉得做这个事(护碑)名正言顺了,感到非常光荣。而杨玉青的同事看到《东江时报》的报道后,也赞扬杨父伟大,这也让杨玉青感到很骄傲。
    陈江文化站在陈江街道官网认为,杨畅从23岁开始就在村里默默护碑60多年,从不计报酬,每天义务守护打扫纪念碑,清除周边杂草、垃圾,特别是近10年来,还带着儿子、孙子一起到纪念碑打扫清理垃圾,一家三代守护纪念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