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仲恺好媳妇"严秀红:36年如一日悉心照顾婆婆
2015-01-27 01:05:19 稿源:仲恺文明网

严秀红(右)待婆婆如自己母亲一般。

严秀红

  俗话说,百善孝为先,孝为德之本。家住仲恺高新区潼湖镇新光村的一位普通农家妇女用她36年的孝行诠释着这句话。她叫严秀红,悉心照顾婆婆几十年如一日,如今年过花甲的她仍然对九旬婆婆无微不至,“不是女儿胜似女儿”。近日,《惠州日报》记者走进严秀红家里,探访好儿媳的故事。

  每日给婆婆熬制流食、换尿布、烧水抹身

  走进潼湖镇新光村,绕过一条砂石路,在一栋被围墙围起来的两层房子里,记者看到了被邻居交口称赞的严秀红。她身穿暗紫色上衣,手上套着两个袖套在厨房里忙着烧水。“这是给婆婆冲洗抹身用的水。”20多天前,95岁的婆婆在浴室洗澡时不慎滑倒,造成右半边腰部摔伤,至今无法挪动。严秀红就这么每日两三次地给婆婆换尿布、烧水冲洗抹身。

  这天,严秀红在外做生意的二儿子回到家,接送孙子、孙女的活儿不用她操心了。接近午时,丈夫黄新民也踏入厨房张罗一家人的午餐,严秀红则熬起粥来,“婆婆95岁高龄,只能吞些流食,所以熬粥要特别费心。”她一手拿勺子在粥里匀速搅拌,时不时往里加骨头汤给婆婆增加些营养。担心婆婆饿着,严秀红匆匆吃过午饭,把刚刚煮好的粥和热水给住在老房子的婆婆送去。

  严秀红因年轻时劳累,现在一到潮湿天气腰部和背部就容易疼痛。“她年轻时跟着我吃了不少苦,30多年前还没自来水管,每天要走10分钟路程到河边挑水,每天至少要挑10担水才够一家人用,现在的风湿病估计是这么整出来的。”黄新民说。

  上山寻草药,一碗肉汤一碗药,婆婆奇迹病愈

  穿过一段崎岖小路,绕过几幢矮房,来到一间瓦房前,这座有些老旧的瓦房里分了两个各20平方米的房间,其中一间住着严秀红的婆婆高水娣。

  打开门,屋里地板被打扫得干干净净,屋内也没任何难闻味道。严秀红一边跟老太太聊天,一边试水温、拧毛巾、拿尿布,丈夫负责抬起老太太的身子,她帮老太太冲洗抹身,夫妻两人配合默契。随后,严秀红给婆婆喂饭,看着婆婆吞咽进去,她开心地笑了,“老人家胃口不是很好,中午都吃不进几口。”

  原本婆婆和严秀红夫妻同住在新房子里,20多天前婆婆不慎摔伤,正巧严秀红儿媳的孩子将要出世,婆婆担心不吉利,执意要搬,严秀红夫妻俩只好把老房子重新打扫干净。老房子承载了严秀红30多年的记忆,她说:“那时候生活虽窘迫,却不能亏待老人,我和丈夫还有儿女挤一间屋里,实在没地方睡觉了,丈夫就把木门卸下来斜架在门槛上睡。”

  1994年,婆婆高水娣突然病倒,由于不明病因,持续治疗了将近1年仍无起色,当时仅有的一点积蓄都给婆婆治病了,孩子吃穿、读书费用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眼看着婆婆日益消瘦,严秀红和丈夫心里着急,实在没钱再给婆婆看病了,最后夫妻两人商量,把家中当时仅有的5毛钱给婆婆买肉炖汤,夫妻俩还进山为母亲寻草药。严秀红说:“当时就想着,不能放弃,怎么都得试试看。”

  一碗肉汤一碗药,严秀红一汤匙一汤匙地给婆婆喂,就这么每天坚持着。奇迹发生了,婆婆的病情竟然开始好转,直至痊愈。此后,严秀红和丈夫更加体贴关心老人。严秀红说:自己出嫁前,母亲就叮嘱要孝顺公婆。自从婆婆那次大病之后,严秀红都没敢出远门,即使是回娘家,也从不过夜,早上去,傍晚就回来了。在她的照料下,婆婆的身体一直没有太大毛病。

  言传身教为儿孙树立好榜样

  严秀红1951年出生在惠州水口一个农民家庭,她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在父母的教育下,自幼就善解人意。1978年,严秀红嫁到潼湖镇新光村,与小她1岁的黄新民结为夫妻。

  严秀红刚结婚时,婆婆已将近60岁,那时候家里承包了10亩耕地和两亩鱼塘,她不仅要帮丈夫耕作,还要照顾婆婆和先天腿部残疾的小姑子,每日天未亮她就起床,做好饭菜送到公公婆婆面前,妥善安排好家里一切,再出门干活。晚上回来打理家务直到深夜才入睡。后来小姑子出嫁,家中盖了新房子,严秀红才结束起早贪黑的日子。“那时候苦啊,盖新房的钱都是一分一分攒出来的,没钱的时候盖到一半的新房搁置下来,养鱼卖猪的钱攒了再建,反反复复动工、停工了5次,总算熬过来了。”说这句话时,严秀红眼眶红了。

  苦日子虽说是熬过来了,但严秀红向来勤俭持家,对耕作也格外上心。今年8月,刚采收完花生的她又种下了番薯,3000斤的番薯在11月初才采收完。虽然今年的收成并不乐观,但严秀红看着堆满了半个房间的番薯乐得合不拢嘴,平时她把这些农产品拿到村口去卖,卖了钱便给婆婆买猪骨头熬粥。

  问及如何教育子女和孙子,严秀红笑着说:“我们都没什么文化,孩子们都是看着我们做什么就学什么。我们孝敬长辈,他们自然也就孝敬长辈。”

  (文/图 记者陈 澄 通讯员曾丽玲)